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南京一村委会5年吃垮一卤菜店

2019-03-16 16:49:27

南京一村委会 5年吃垮一卤菜店

20年前,家住南京六合马鞍街道五星村的居民程玉春,在侯营租门面房开了一家卤菜店。然而5年后,因为毗邻的平山村委会拖欠5000元卤菜款不还,不得不宣布倒闭。15年来,合村并镇,欠条揉烂了,这一笔账由村委会推说没钱,到现在没有人认账。多年被当作皮球踢来踢去的老程找到,希望能帮他讨回这笔窝心债。

调查发现,虽然当年的经手人承认有这笔账,但以前的村委会变身社区,又合并其它村,社区也更换了负责人,办事人员称找不到原始票据,没法认账。找到上级主管部门马鞍街道,街道一位副书记承诺,将进行调查,如果欠账属实,一定归还。

扬子晚报 梅建明

A 5年来村委会欠了小店5000元

家住六合区马鞍街道五星村的程玉春,今年50多岁了,于1995年离家不远的平山村开了一家卤菜店,专门卖起了盐水鹅鸭制品,可5年后的2000年,他的这家店就开不下去了。老程说,这与当时的村委会长期欠账吃鹅鸭有关。

老程告诉,他的卤菜店开业之后,因为当地居民并不是十分富裕,销量不是十分大,但比起在家种地还是有些赚头的。在此期间,距离他卤菜店300米远的平山村村委会成了他的大客户,村里委派的工作人员经常光顾他的卤菜店,采购盐水鹅鸭制品。一开始,拿了货物后对方还能及时付款,但是从1996年开始,村委会的采购员再来时,开始以赊账的方式拿货了。

因为拿得多,又是村里的领导吩咐的,信誓旦旦地说年终会给我结账。老程说,当时正在开发平山农场,因此招待工人或者来的领导,都要来拿他的卤菜,来的是平山村一个负责后勤的工作人员。因为自己的小店紧邻平山村委会,村委会又是自己的大客户,老程也就答应了采购员的要求,但到了1996年年底,老程到平山村委会结账时,却只拿到了一张325元的欠条。而在随后的几年中,平山村委会不仅没能结清前面的欠款,还陆续又给老程开具了几张欠条。

为什么拿不到钱,老程还一直赊账给他们?老程告诉,真是没有办法,有时去要钱,他们又给一点,再者,毕竟对方是领导,发话了,他不好拒绝。但每次承诺到年终结账,到年终又不结,他也没有办法了。

从老程提供的材料来看,从1996年到2000年的五年期间,平山村委会共为他开具了4张收款收据,合计有近5000元。每一张收据上都有当时村会计的签字,并注明为结账欠款。然而,接下来,每当老程拿着欠条到平山村委会要钱时,村里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不愿付账。

其实村里是有钱的,但当时的村书记就是不给。老程告诉。

到了2000年时,因为要不到钱,老程被迫把卤菜店关掉了。老程说,一开始至少平山村委会还是认他这个账的。在随后的几年里,村委会改选,原先的村书记换人了,再要钱,时任领导叫他找前任。再后来,马鞍街道开始区划调整,原本的平山村经过几次合并,变成了现在的平山社区。老程再要账时,平山社区却突然不认这笔账了。

B 要钱被踢皮球,欠账一拖15年

手上有欠条,平山社区为何会赖账不给呢?陪同老程来到马鞍街道平山社区,因为来的次数太多了,一位工作人员看到老程,就知道是来要钱的,显然,因为要钱他早已认识了老程。这名工作人员叫老程回他居住的黄赵村要钱。这卤菜是平山村欠的,我虽然住的五星村并入了黄赵村,但账一直没有转啊。老程质疑道。这位工作人员称,现在的平山社区经过几轮合并之后,虽然在地域上涵盖了之前的平山村,但在当初合并之时,平山村带进来的账目上没有查到拖欠老程卤菜钱记录。

领导都换了多少届了,后来规范的账簿上没有记录欠你的钱,我们怎么好给你呢?账上显示不差你的钱,要么就是以前没有入账,或者那个环节出错了,你该找那个部门找那个部门,我们肯定是不会付这笔钱的。平山社区的这名工作人员说,如果老程找不到付款单位,可以到法院起诉,法院判谁还钱谁就还。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老程,在平山社区成立之后,已经有好几拨像老程这样的人拿着欠条来要钱,他们也是这样统一答复的。

我鞋子都跑破几双了,都是这样被他们踢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现在死不认账了,都不知道找谁要。老程苦笑着告诉,为了5000元钱去起诉,律师费都不够付的,还要耽误功夫,实在要不到,他也只能像其他人一样,选择放弃了。

C 马鞍街道称,调查属实将责成还款

既然平山社区称账面上不欠老程的钱,那么,这笔近5000元的欠款是否是真实的呢?随后联系上了当时在欠条上签字的原平山村会计许发新,在外打工的他回答确实是他经手的,还欠着,必要时他可以为老程作证。

他有这个收据,肯定是村里面欠他的钱,开的收据,挂在账上面,就是记录下村里面欠他多少钱。原平山村会计许发新告诉,老程手上的几个欠条确有其事,是真的,也是他经手的。许发新称,他在2000年左右辞去了村会计的职务,并把所有账目交到了下一任会计手中。至于现在的平山社区为何没有这笔欠账记录,他就不得而知了。从与许发新的交流中,他称这个欠账目录肯定交给了下任会计,也就是说,到2000年他辞职之时,村里还是承认这个欠账。15年之后,现在的平山社区不承认,他也不知内情,但如果有需要,许发新表示可以为老程作证。但即便找到了欠款的经手证人,平山社区的这名工作人员依旧不承认有这笔欠款。

随后,又和老程来到了六合区马鞍街道,副书记卢星名看过老程的欠条后,卢书记表示,经历区划调整后,平山村以前的欠账应由现在的平山社区归还,他们将会安排专人,把当年平山村的村长、会计、采购员等相关人员召集齐,核实这笔欠款,如果确实存在,马鞍街道将会责令平山社区立即归还。

D 15年前的5000元为何能拖垮小店?

眼下一直在一家工厂打工的老程,月工资3000元,放在当下,这5000元钱似乎不算是一个大数目。那么,在15年前,甚至是17、18年前,这笔钱真能拖垮一家卤菜店吗?

老程告诉,当年物价便宜,他刚开卤菜店时,活的鸭鹅进价,每斤只要2至3块钱,而他制作好销售,每斤也只卖四五块钱,年终生意好,货源吃紧时,能卖到6块钱一斤。好的时候,一天卖四五只,赚个十几几十元,一个月赚个300多块钱。老程告诉,他当年如果正常经营,刨去房租人工,一年纯利润能赚个2000至3000块钱,收入比当时进企业上班差不了多少,而且还能兼顾家里的农活。 这么算下来,村委会光是打欠条吃下的卤制品至少也有上千斤,这也几乎相当于老程两年白干,关店重找其它的活干也是情理之中了。


信誉捕鱼
一代女皇减肥
草莓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