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成都市庞大存量铅蓄旧电池该何去何从

2019年03月25日 栏目:金融

1月30日上午,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成都代表团小组会议上,省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农工党成都市委副主委甘华田分享了他对

1月30日上午,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成都代表团小组会议上,省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农工党成都市委副主委甘华田分享了他对民生实事的重点关注,引起老朋友省人大代表、成都舞东风超市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睿的共鸣。一番交流,两人碰撞出新的思考:成都执行新的电马儿条例后,全市大量的电动自行车三年后不能再上路,电池作为车辆的核心组成部分,该何去何从?

为此,两人决定分头行动,对成都市电动自行车电池回收现状进行摸底了解,为庞大存量的旧电池出路进行探路。

调研背景

超标电马儿三年后淘汰

旧电池总量有五六万吨

今年1月1日起,《成都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根据该条例规定,三年过渡期过后,车辆电动机功率、空车质量、外形尺寸等技术参数要求超标的电马儿不再允许上路,将全部淘汰。

根据成都市人大此前的调研,成都市电马儿保有量超过400万辆,其中超标车占很大比例。电马儿的电池平均重量为公斤,这样一来,成都市三年后或将有总重量约五六万吨的旧电池需要处理。

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电动自行车电池,99%是铅酸电池,其中铅是有价值的,也是废铅利用企业追逐的一块利益蛋糕。一些市场主体收购电马儿的电池,主要是为了将电池里面的铅取出,倒卖铅获取收益。

代表调研点位电动车经销商

现状:以旧换新回收电池,转售废品市场

结论:旧电池回收应当统一规范

结束上午的讨论后,1月30日中午,甘华田和张睿马不停蹄地开始分头行动。甘华田选择电马儿经销商作为调研的站,原因是经销商处在产业链条的中间环节,对上下游市场有全面的了解。

在西玉龙街的一家电动车经销店门外,附近几个门店的工作人员正围坐在一起烤火,甘华田上前道明此行的目的后,工作人员打开了话匣子,卖电瓶车的地方一般都收旧电池,

成都市庞大存量铅蓄旧电池该何去何从

绝大多数是以旧换新。据介绍,电瓶车经销商收到旧电池后,处理方式分两种,一种是由代理品牌的电瓶车企业回收旧电池,另一种则是二次转售到废品市场。后一种处理方式占绝大多数。

某本地品牌电动车的代理商告知,据他了解,不管是哪种渠道回收旧电池,这些旧电池都应该是被电池厂商收购,收回去重新加工成新电池。电池里面铅的成本很高,所以重复利用。

不过,当被问到是否能提供旧电池收购方的联系方式时,经销商却没有人能回答,都是收废品的来收,不定期来,人也不固定。

经过初步交流,甘华田察觉到了一些问题,旧电池的回收还只是市场行为。与此同时,甘华田也有担忧,旧电池如今和其他废品一样,由从事废品收购的人收走,既没有行业规范,也没有行业资质的门槛。

表示,目前国内市场上的电动自行车,几乎99%都是铅酸蓄电池,属于危险废物,位列《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应当有统一规范的回收渠道。

点位废品收购点

现状:旧电池论斤收,流向各有渠道

结论:旧电池自行拆卸应有效监管

顺藤摸瓜,甘华田随后赶往下一个调研点位回收旧电池的废品收购点。

3块钱一斤,多少斤给多少钱。三槐树路一位个体收购户是这样给旧电池回收定价的,可以论斤卖,也可以论个数卖。

石人西路一家主要从事金属废品收购的废品站,则是严格按电池个数回收,价格由蓄电池的容量决定,小的70元-90元,大的不超过200元。在这里,甘华田进一步了解到,旧电池的回收受市场行为影响很大,收废品的相互竞争,卖给哪家,就看价格合不合适。

分析,市民处理旧电池的方式,大多是通过经销商以旧换新,经销商再转手给废品收购点。收购点收到的电池,将往何处去?部分收购点表示会卖给电池生产商,也有一些个体收购户回应无可奉告,我们有自己的渠道。

这样一来,甘华田有疑问了,会不会存在自行拆卸旧电池,倒卖铅的情况?一个收购站的工作人员说了他了解的情况:正规收购站一般不会,个体收购户或者小收购站就难说了,都晓得电池里面值钱的是铅。

的担心油然而生,为了取电池里面的铅块,有可能不规范处理里面的酸液,从而造成环境污染。他在思考,相关部门能对此进行有效监管吗?

点位成都市环保局

现状:电池回收率仅五六成

结论:需政策驱动旧电池规范化回收

在甘华田实地走访的同时,张睿已从成都市环保局了解到了重要信息。

成都市环保局工业处处长吴清南介绍,蓄电池在使用过程中,被封存在壳体内,不会对环境和人体造成直接影响。但废铅酸蓄电池在回收利用过程中,产生的硫酸以及铅、锑等重金属,会对土壤、地表水、地下水等生态环境造成污染,而且铅酸电池中的重金属都有一定的毒性,对人体也可能造成危害。

根据成都市环保局的统计,依靠市场自主行为,旧电池的回收率只有50%-60%。剩下的旧电池哪儿去了?对此张睿非常关心,认为成都市应出台相应政策,以推动旧电池的规范化回收。

无独有偶,今年1月1日,《成都市电动自行车产品目录管理办法》与成都市严电马儿条例同步实施,首次对电瓶车旧电池回收提出要求,进入产品目录的电动自行车品牌,都承诺了要回收电池。和以前自愿回收不同,我们要求生产厂家和经销点必须强制性回收废旧电池,力争到2017年,电动自行车废旧电池回收率不低于85%。吴清南说。

根据成都市人大此前的调研,成都市电马儿保有量超过400万辆,其中超标车占很大比例。电马儿的电池平均重量为公斤,这样一来,成都市三年后或将有总重量约五六万吨的旧电池需要处理。

代表建议

现金补贴推动电马儿旧电池有效回收

通过调研,甘华田和张睿看到,《成都市电动自行车产品目录管理办法》已经给旧电池回收开了个好头。

在此基础上,两人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现在的旧电池回收率只有50%-60%,要提升至85%,难度不小。如何才能实现这一目标?他们觉得关键是把好生产商和经销商这两道关,通过现金补贴,更优惠的以旧换新等形式,鼓励市民把旧电池送回销售点,而不是被非正规的废品收购点截留。

此外,甘华田和张睿还建议,对电动自行车生产商也应该有一定的政策倾斜,鼓励生产厂商在电池生产与使用上突破创新,推动其积极参与到规范化的回收中,实现资源再利用的同时,保护环境不受破坏。

建铅再生工厂本地规范消化旧电池

在调研中,甘华田和张睿了解到,由于四川缺乏相应的危险废物集中处置中心,无法对铅酸电池进行有效的回收处理,目前我省回收后的电瓶车旧电池,都是集中起来后,进行一番长途跋涉,运送到安徽、贵州等地,由有资质的铅再生工厂进行回收处理。

和张睿建议,四川应该建设电动自行车废旧电池回收处理中心,由专业处理机构统一对全省的旧电池进行终端回收处置。更重要的是,两人建议四川建设本地的铅再生工厂,回收的旧电池不用再运到外省处理,以便全产业链都能接受职能部门的有效监管。

(:中冶有色技术)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