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征收金融资本税将是全球大趋势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军事

征收金融资本税将是全球大趋势国际金融危机,欧美债务危机,乃至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新兴经济体的资产泡沫,无一例外都有跨境资本在"兴风作浪"。各

征收金融资本税将是全球大趋势

国际金融危机,欧美债务危机,乃至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新兴经济体的资产泡沫,无一例外都有跨境资本在"兴风作浪"。各国如何应对国际跨境资本流动,已成当下迫切的战略性议题。征收金融资本税,虽然操作上存在一定的难度;公平合理地分配税源,也是一大难题,但已势不可挡。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征收金融资本税很可能被提上今年G20峰会的议事日程,并成为应对全球资本流动失衡以及全球金融治理的新趋势。

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随着全球浮动汇率体系的建立以及各国金融自由化政策的实施,资本的大规模跨境流动成为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特征。资本流动的顺周期性极大增加了各国,特别是新兴经济体宏观经济风险管理的复杂性,并对货币汇率体系和金融稳定产生现实的影响。因此,各国如何应对国际跨境资本流动,采取何种政策工具有效实施资本流动管制,已经成为当下迫切的战略性议题,而这其中曾被认为是"非常规"手段的"托宾税",很可能成为未来"常规的资本管制手段"。

如何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管理,始终是全球金融监管框架下复杂的难题之一。大约30年前,美国经济学家、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托宾率先提出对金融交易征税,以遏制短期资本投机的主张。托宾认为,"商品和劳务对于国际价格信号的反应速度要远远慢于流动资金对于国际价格的反应速度,以及由此商品和劳务价格的变动速度要远远慢于金融资产价格的变动速度(包括汇率),故放慢金融市场的反应速度对于稳定现实的经济是必要的,而以较小比例的征税可以使金融市场的反应速度放慢。"在这位耶鲁大学教授看来,因为资本的过度泛滥,国家金融体系似已成了过度润滑的高速列车,在轨道陈旧的发展中国家飞驰而过时更易酿成巨大事故。而征收资本交易税,就是向"国际金融飞速旋转的车轮撒沙子",以降低短期资本的流动性来求得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不过,这么多年来,很少有政策制定者敢于附和这种想法,因为它看起来极不为社会所认可。

但全球金融一体化的趋势,大大加快了资本扩张的步伐。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二十多年间,国际资本流动的增长速度达到了14%左右,大约是全球贸易的两倍、全球生产的四倍,再看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在当前全球每天约4万亿美元的外汇交易中,只有2%是因为贸易和国际投资引起的,其他都是投机性交易。这些投机资本,对各个金融市场的汇差、利差和各种价格差、有关国家经济政策等高度敏感,并可能出现过度反应,进而对整个金融市场产生不可逆的正反馈机制。事实上,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欧美债务危机乃至大宗商品价格以及新兴经济体的资产泡沫,无一例外都有跨境资本在"兴风作浪"。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估计,自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至今,跨境资本向新兴市场国家的流入已积累了巨大规模。2010年,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资本流入达8700多亿美元,国际金融协会预测,今年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经济体的资金将有9600亿美元,明年则将超过1万亿美元。新兴经济体正在遭受的资本流入压力是的。

新一轮跨境资本流入大潮,不仅将全面推动新兴经济体的通货膨胀,导致货币被动升值,引发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还将加剧内部平衡与外部平衡的矛盾,以及经济政策目标之间的冲突,影响各经济体国内宏观经济政策的传递途径和政策效果。在海量的资本一次又一次严重冲击实体经济运行的的大环境下,托宾税终于进入了各国政策制定者的视野。

渣打银行研究报告显示,自2009年以来,包括巴西、印度、韩国、马来西亚等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陆续出台了若干应对全球资本流动的不平衡的措施,诸如堵截外部资本、设定"托宾税"等。泰国政府从去年10月13日起,已对外资投资在泰国债券的利息及资本利得课征15%预扣税。巴西政府也在去年10月决定将外资购买债券的税率提高两倍至6%,以遏制流入固定收益市场的资金。韩国去年11月中旬也宣布,将支持关于对外国投资者的国债收益利得征收14%预扣税的相关立法,并准备采取额外举措应对资本流动变化。

形势比人强,就连一向力挺资本流动自由化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改弦更张,去年初发表了名为《资本流入:管制的作用》的政策报告,罕见地承认短期资本流动不稳定性的负面影响,并认可在一些情况下有必要对资本流入施加管制措施。今年3月21日,IMF执行委员会在题为"国际资本流动监控政策框架"的讨论与相关补充中确认,将首次正式制定国际资本流动管制的限制性框架。

近日,饱受金融市场动荡之苦并负债累累的欧盟终于加入了倡导征收"托宾税"的阵营,明言对金融交易或金融活动征收"托宾税"将是欧盟委员会实现预算独立的。就如去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议对资产超过500亿美元的银行股本和受保险存款以外的负债征收0.15%的银行税一样,欧美立场的改变,似乎也不仅仅是出于挽救财政的考虑,实施"金融危机税",向投机资本问责将不可避免。

当然,全球征收"托宾税"操作上还存在一定的难度,随着金融创新不断加强,各种避税工具层出不穷,金融资产多样化使各类头寸相互混合,对征税提出了挑战。此外,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合理地分配税源,也是一大难题。按全球外汇市场每日净成交量为4万亿美元计,一年有250个交易日,则全年总交易量在1000万亿美元左右。如果按总净成交量征收1%托宾税,则税收收入每年为大约10万亿美元,这笔巨额的收入又该如何分配?不过,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在国际金融危机中的巨大损失相比,技术上的操作困难想来不会阻碍这一未来的大趋势。

全球征收"托宾税"已势在必行,大家尽快做好准备。

水稳拌合站
网站设计
濮阳发电机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