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特朗普再逢棘手朝鲜核问题中国主方式反战反乱

2020年11月20日 栏目:育儿

特朗普再逢棘手朝鲜核问题 中国主方式反战反乱核心提示:朝鲜半岛战云密布,形势持续紧绷,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习12日上午热线通话
特朗普再逢棘手朝鲜核问题 中国主方式反战反乱 核心提示:朝鲜半岛战云密布,形势持续紧绷,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习12日上午热线通话,习呼吁相关的各方要保持克制避免加剧朝鲜半岛的局势紧张言行,对话谈判来解决的大方向。石齐平:石  石齐平:世界观意思就表示我跟其他的国家,跟其他的民族,跟其他的文化之间,互相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那么你比方说从美国角度来讲,美国强调世界观是我美国优先的,民族主义的概念,所以他骨子里面基本上其他的民族,其他的国家,其他的,其他的文化有一种感,甚至有一种歧视,前一阵子闹的什么,肤色种族区分就是一个例子。中国的世界观是天下主义的,是中国很自信的天下主义的世界观,所以对不同的,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基本上平等对待,相互、相互包容、相互吸纳,这也是为什么中华民族始终能够维持一个强大生命力一个主要的背景跟原因了。  石齐平:讲的好,周朝虽然这么长,但是它的生命力始终不衰,那么中国还有一句话,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君子以自强不息。所有这些话在中华民族身上才有,也正是中华民族天下主义的注解。  全荃:我们从这三个角度来比较了中美之间不同的思维和哲学之后,确实可以更好理解中美之间的差异了。  石齐平:对,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是比较更重视眼前的事情,中国人看的很远,布局全球,所以我们想到一个很好的比较,十几年前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时候,几十天他就在航空母舰上宣布了,我们战胜了,事后回来并没有战胜,还搞出了一个现在为止没完没了ISIS那边。那中国心平气和地布局“一带一”,通过基本建设相互合作的方式,要把中国跟亚洲、跟欧洲、跟非洲要整合在一起,这是截然不同。  石齐平:对,我们讲博弈把跳棋、围棋、象棋、西洋棋统统是博弈,但这个博弈中有很大的差别,只有围棋有布局的概念。布局的意思就是说时间上他是从步开始看全局、中局的,中间上是看全球的,所以日本为什么能够拿这个比喻出来,因为日本对围棋也是有点懂的,所以他这是有差异的。  姜声扬:这无论是什么棋,西洋棋、跳棋、围棋任何的棋局都有一个关键点来决定两个玩家的胜负,那中美这两个棋局的博弈也不例外,而中美两国棋局前半段在哪里,就在,怎么解释,稍后回来石先生为您做解释。  欢迎回到《石评大财经》。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8月1日国务院记者会上表示,美中双方正在探索未来五十年的双边关系,未来五十年,为什么是未来五十年,美国为什么又会主动提到这个概念和呢?  全荃:还有中国作出了怎么样的回应?中国又会作出什么回应?中美会就这个问题进行进一步的探讨吗?石先生您怎么看现在的形势?  石齐平:首先我要说明这是蒂勒森第三次提到这个概念,因为次的时候他是今年3月份到中国访问,当时是安排中美两国元首在美会,那么当时他就对部长说,我们两国之间应该共同探讨未来五十年关系的框架,不仅如此,他还一改过去奥巴马作风,把奥巴马始终不愿意去碰的中国所提出来的新型大国关系里面重要的几句话,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他主动跟中国提了,这个很有意思。  全荃:是,我记得当时蒂勒森提出的时候其实国际社会都有反映,而且很多人是半信半疑的,这个是次提出,那接下来几次呢?  石齐平:接下来第二次就是在6月中的在听证会里面蒂勒森又再提了,第三次就是刚才你们讲的8月1日这一次,这三次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一点区别就是次他是主动提出,我们应该怎么怎么做,等到第二、第三次就说我们正在进行有关深入探讨。  姜声扬:所以次美方主动提出这样一个,之后接下来双方就在共同探讨了,那石先生根据你的观察,双方探讨情况和进度又如何?  石齐平:这个内容当然不得而知,但是我有一个判断,我认为一定是紧锣密鼓的,因为有可能双方都希望能够在11月之前能够谈出一个初步的概念出来。  石齐平:今年11月有两个国际瞩目大事,一个就是的十九大,这个当然重要影响深远,今天就不谈了。第二就是有可能特朗普总统在这个时候访问中国,那么既然是美国提出这个概念,又是特朗普次到中国来访问,两国元首当然就要谈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所以我认为希望在这之前能搞出一点东西出来。  石齐平:对,那这个蒂勒森也说的很清楚,大概不外就下面三个重点。个,蒂勒森说过去五十年中美关系基本上由美国一个中国政策所定义的,虽然双方在这里有不同的解读,但双方都互相包容这些不同的解读。那我的理解是他所谓一个中国政策跟中国确实有点差别的,那中国也接受了,蒂勒森说现在中美关系到一个转折点,条件可能不一样,所以完全靠旧的可能对双方都不好,所以需要有一些新的定义,就他提出这个动机主要的背景。  全荃:所以就是时移世易,现在中美关系需要一个新的框架了,看来美国对于全球格局变化还是挺的,但您觉得这是谁的主意呢?是蒂勒森的主意还是特朗普的主意?  石齐平:我看都不是,他们两个都是很成功的生意人这没错,但是未必就有这么大的视野,大的格局跟大的战略。  石齐平:你让我猜的话我猜很可能基辛格,你们知道基辛格跟特朗普之间挂席非比寻常,特朗普非常倚重基辛格,在选举过程中,选完了以后又请基辛格到他特朗普大厦去,没几天这位耄耋老人还居然为他跑了一趟莫斯科跟中国,所以我觉得基辛格可能还没忘情于继续指点江山。  全荃:您说的也是挺有道理的,但无论是基辛格,还是特朗普还是蒂勒森,反正现在美国就是主动提出了中美关系到达了转折点,形势发生变化,需要一个新的定义。那么这里条件发生变化的条件指的是什么呢?  石齐平:条件发生变化我觉得形势发生变化,所以在新的条件跟新的形势下旧有那个框架可能未必管用,所以有新的定义。  姜声扬:所以说在新的条件,新的形势下中美必须要探索一个新的关系架构。但是究竟是那些形势和条件发生了变化?  石齐平:我觉得就今天全世界范围来讲有三个方面。个,中国跟美国相对形势发生变化,就不要多说了,P过几年就会倒转过来。第二个,在全球范围之内发达国家集团跟新兴集团出现了消长的变化。第三,就是亚洲地区也出现了,因为过去都是日本老大,现在中国老大了,但是日本也好,东盟也好,印度也好,虽然也都是发展的很强,但是已经难赢中国发展形势,难赢其锋。  全荃:是,您刚刚说到这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和美国之间,一个是全球范围内新兴集团和发达集团之间,还有在亚太范围内中国和印度还有东盟之间和日本之间这种的消长变化其实是很明显的。  石齐平:明显,不但明显,而且都是结构性的,不但是结构性的而且在可预见将来,你可以发现到都是不可逆转的。  姜声扬:所以说既然这个形势发生这么大的变化,而且看来是不会逆转,那中美之间过去这样的关系架构始终是要有一些冲击和影响,因此不如主动去提出改变这样一个关系架构,从这个角度来看基辛格真的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大战略家。  石齐平:他肯定是一个具有前瞻性的大战略家,我非常他的,但是说到这个概念我觉得还未必真是他个提出来的。  石齐平:我觉得还有一个跟他齐名的,近不久才去世的布热津斯基那个大战略家,也提出过一个类似的概念。  石齐平:2009年如果没记错的话,奥巴马上台没多久他就提出G2的概念,可惜他提这个概念的时候既没有获得美方,也没有获得中方热烈的响应,所以没有多久以后中国感受到美国重返亚太压力之后,中国也提出一个类似的概念叫做新型大国关系,那这个时候中国提出来的时候,好像美国也没积极反映。  石齐平:不但它们两个很接近,就连这个未来五十年框架我觉得跟G2跟新型大国关系基本上都是同样的异曲同工的概念,只不过提出来时间,他们那个太早了,他早了以后没到,所以经过这八年磨合现在好像磨出一点感觉出来了。  姜声扬:所以说如今美方终于将中方过去所提出的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样一个说法有些回应,相当的有趣,双方终于磨出了一些火花,但是接下来关注就是这个局势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姜声扬:欢迎回到《石评大财经》,在经过了多年磨合之后,中美这两强G2终于意识到有必要为未来两国关系,未来五十年的两国关系好好坐下来谈谈,如何进行建构做一些探索,那石先生您如何去分析这个形势的发展?  石齐平:我们刚才说明分析,我们以前看到步已经形成共识了,所谓形成共识就是中国跟美国都认为是要谈这个东西了,那么现在接下来就是填什么内容进去,套用蒂勒森所讲的话,要靠什么来定义的问题。  石齐平:理论上来讲中国跟美国要定义未来五十年关系的话,一定包括三个内容,个是的重大关切,第二是美国重大关切,第三是我们双方的重大关切。  姜声扬:少一条都不行,必须要同时处理,因为如果少掉一条的话,那构建所谓关系根本就建立不起来。  石齐平:没错,这个必须要双方形成基本共识才行,那在这三个方面,我觉得第三方面的问题不大,因为第三方面就是我们共同的关切,全球暖化、全球经济共同反恐,这个问题出现歧异,哪怕就是有,问题也不大。  石齐平:前两个的话我有我的关切,你有你的关切,那我的关切跟你的关切理论上不必然完全相同,甚至可能出现矛盾,对不对,所以你比方说中国的关切来讲,中国的关切很明显,现在我跟以前不一样了,我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地区大国了,地区大国你必须要尊重我作为一个地区大国在地缘战略上的利益,讲的更白一点,我不能够人你们动不动就在我的口,这个不行,我不接受。再一个你也不能够吆喝他冲在我口堵住,这也不行,这是我重大关切。  石齐平:美国的形势,美国我相信他应该已经慢慢务实的看到了,总有一天,而且不久将来我的P被你超过,这点我相信美国现在已经没办法再去了,但是美国毕竟是一百多年霸权国家,他毕竟还是一个霸权心态,就像奥巴马说我还继续领导世界一百年,所以他说你还得尊重我老大的地位,在全球范围之内你还得听听我的,这是美国的关切。  姜声扬:从美国的角度来看他也一定认为合情合理,但是这样一说中美之间就存在一定的矛盾和冲突了,在重大关切上。  石齐平:表面上是这样子,所以现在问题就在这两方面关切中找到一个比较可能会出现的地方大家来讨论一下,我觉得可能出现的地方中国毫无疑问应该在目前状况下不会挑战你美国的霸权地位,你还是老大,这一点中国做到,但是就是刚才讲的,门口这个东西,这是我过去所讲的河海之争,因为美国一百多年就把整个太平洋看作是他内海,但这个内海靠西边这个中心中国说这个不对,这是我口,中国要把它搞成护城河,所以中国跟美国关切矛盾就在于河跟海之争。  石齐平:对,范围大点西太平洋,稍微小一点岛链内外,范围再小就是岛链中段核心,也就是,所以未来五十年框架首先碰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核心问题。  姜声扬:所以您过去所提出的河海之争,河海的矛盾就是未来中美探索未来五十年关系框架的核心问题。  石齐平:对,那是两种,我们都知道中国跟美国都说天下即我,我即天下,但是表面上是如此,骨子里面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这是两种不同的天下主义,对不对。现在还有一种,就是中国本身的天下主义也有两种,一个就区域来讲,一个是中国周边地区,一个是全世界范围的天下主义。首先中国跟周边邻居的天下主义。  石齐平:你刚才讲的就是朝贡关系,这个邻居那我们互相维持友好关系,必要的时候我给你一下安全,然后你们没什么关系了,过年过节弄点土特产来,心意嘛。然后我一定送百倍于你价值,这就是中国的朝贡关系,跟什么前面我们所讲的帝国主义完全不同的概念。但是天下之大岂止周边,那更远的地方中国天下主义怎么体现,有啊,丝绸之,汉朝丝绸之跑的很远,明朝丝绸之也跑的很远,到了二十一世纪就是“一带一”,从亚洲到欧洲到非洲甚至到全球范围就是这么一个天下主义。《石评大财经》希望你喜欢,石齐平。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天水妇科医院
达州妇科医院
六安妇科医院
三门峡妇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