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欧木华:国人为什么热衷性贿赂入罪

2018-12-07 19:43:17
欧木华:国人为何热衷性贿赂入罪 作者:欧木华 据报道,“公安消防部队严禁在部队工程建设、物质采购和财物分配中收受贿赂,包括提供性服务等非物质性利益……”公安部消防局日前发出通知,在全国消防部队实施《公安消防部队四个严禁》,首次在反腐倡廉中提到性贿赂。

这样的规定自然有积极意义,但若要说这有助于推动“性贿赂”入罪,恐怕有些拔高这个内部通知的意义。

性贿赂入罪也曾经作为一个议案,被讨论过,还是认定为时机不成熟。

有法律专家认为性贿赂入罪的难点在于“内涵不确定,缺少可操作性,定罪量刑都有困难”,觉得很困难。

而与之相反的却是广大民众的看法,大部分民众觉得性贿赂入罪是很简单的事情,很多人对性贿赂罪这个罪名,不仅期待,对于它迟迟不能出现在中国的法律之中,甚至感到“愤愤不平”。

专家和民众的区分如此之大,这确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笔者以为,实际上,民众是把性贿赂罪当作惩治腐败的快刀了,对它寄予超乎寻常的期望了。

这实际上是对法律的误解和太高期盼。

这从另外一个角度也说明,对于一些贪官而言,我们的道德评价体系对一个官员的升迁仿佛并没有多大作用,只有道德裁判已经弱化到“双手无力”的地步时,只有现实状况已经非常令人觉得“无奈”的时候,人民群众才会那么“痴情”于“性贿赂罪”的到来。

典型的例子:被判死刑的原安徽副省长王怀忠,当年臭名昭著,人送外号“王坏种”,可就这么一个道德败坏之人,在人民的骂声中,官却越做越大。

性贿赂是一种对社会有着严重危害的行动,我们目前所能做的,恐怕就是以这种行政的方式进行严格地禁止。

实际上,性贿赂入罪并不是惩治腐败的快刀,其它贿赂行为早已入罪,不仍然情况严重吗?履行不严,罪名再多,也是无济于事的。

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何对方贿赂了“性”,我们的官员就能用权力给予回报?这里面有没有制度漏洞?如果制度防范得当,性行贿者是得不到利益的,就好比克林顿性丑闻当中,莱温斯基终仍然不过是一个白宫实习生,而没有因为和克林顿“有一腿”,就成了官员,反倒弄得堂堂美国总统克林顿差点“吃不了兜着走”,这是值得我们反思的。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