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记忆中的江丰严重生病仍为壁画事业四处奔波

2018-11-05 09:53:27

记忆中的江丰:严重生病仍为壁画事业四处奔波

“九一八”日军侵占沈阳城(黑白木刻) 1931年 江 丰  本报 李百灵  “昨天痛风,脚指头疼得要死,不知道有多痛苦,但是江丰同志的展览我不能不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发现:百年江丰文献展”开幕式上,81岁高龄的艺术家侯一民开场的一番直言不仅逗笑了大家,也令人深深感动。  日前,在纪念江丰百年诞辰活动上,“发现:百年江丰文献展”以大量的一手历史文献、影像资料和木刻版画作品,全面系统地梳理了江丰一生的艺术创作。  江丰是中国现代木刻运动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曾出任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执委,他是新中国美术和美术教育事业的组织者和,是投身中国革命文艺的老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他的代表作品《码头工人》、《冰雪中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向北站进军》以及学术着作《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美术》、《江丰美术论集》等都在此次展览中与观众见面。  与江丰的作品相比,更打动人们的,是他的人格魅力。在此次展览中,有一张纸上满是签名,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在江丰百年纪念大会上介绍了这一细节,他说:“我是江丰先生的学生,我们那一届研究生曾集体签名请江丰同志出来继续担任中央美院的领导,当时签了大字报。”当年师生们对江丰的敬重和信任可见一斑。  在展览开幕式上,侯一民讲述了与江丰共事时令人难忘的点点滴滴,“‘文革’以后,江丰恢复工作,那时他已经病得很厉害,为了壁画事业四处奔波,到处找墙面,黄鹤楼壁画创作他去了,首都机场壁画他也是组织者之一。他还亲自起草了中国壁画协会的申请报告,希望中国的壁画、公共艺术包括装置的相关业务能与建设部建立联系。”  在侯一民看来,江丰是个面冷心热、乐于助人的人。“对于年轻人,他每发现一个就扶持一个。写前言、联系展览、筹办展览、出版物的费用一直到主持开幕式,他帮助的人无数……他1/3的工资给了别人……恢复工作以后,他找很多人谈话,特别是很多曾反对他的人,说什么呢?他说:‘我们的时间都不多了,我们要赶紧工作。’这就是江丰。”  袁运生与江丰是忘年交,对他而言,江丰是精神上的导师。他常去江丰家里, “文怀沙和江丰同志的关系很有趣,文先生是国学名人,可他自己走到江丰家里去‘上班’,担任起了江丰同志的秘书,为先生整理文稿,书书写写。有一天文先生拉我到一边,说:‘你知道吗?我是常人,而江丰是圣人,在他身边工作你自己都会感受到一股正气感召着你。’”  侯一民说,回想江丰,我就会想起来什么是‘党性’——这个词现在大家已经很生疏了,展览让我们看到了一位美术界领导的人生轨迹,一位老共产党员的风采。

水性腻子
八人捕鱼机
融资租赁公司注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