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电影金融是谁演砸这场戏

2019年03月08日 栏目:旅游

电影金融:是谁演砸这场戏作者:未知 来源:《商界》文丨何 西大亨逐鹿娱乐圈黄晓明还我们的血汗钱!今年4月初,P2P平台东

电影金融:是谁演砸这场戏

作者:未知 来源:《商界》

文丨何 西

大亨逐鹿娱乐圈

黄晓明还我们的血汗钱!

今年4月初,P2P平台东虹桥金融逾期,一起召唤(代言人)黄晓明来还钱的微博讨债行动愈演愈烈,同时惊动了金融圈和娱乐圈。着名影星黄晓明表示这锅我不背,发布声明称:与东虹桥金融的合作仅限于2015年的一个项目,其他都属宣传不实。

此事颇为乌龙,却可算得上是电影圈与金融圈走得越来越近的一个例证。2014年3月,阿里巴巴推出娱乐宝平台,民只要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剧作品,预期年化收益7%。自此,娱乐产业金融化成为新浪潮。曾有业内人士向媒体透露,这几年只要剧本不太差,有核心导演、演员,一些电影在拍摄阶段就能收回成本,其秘诀就是保底发行、众筹、P2P、私募、影视基金等资本手段。

新模式下必有勇夫,《港囧》《美人鱼》等大片均与金融挂钩,赚得盆满钵满,涉足影视金融的新玩家也越来越多。而黄晓明背锅事件背后的那位金融大亨,玩得是出位。

他不只有黄晓明,还有奥斯卡和《叶问3》,搅得金融圈和娱乐圈风波迭起。这位金融大亨就是快鹿集团原董事长施建祥,东虹桥即是快鹿集团旗下公司。

施建祥是上海崇明长兴岛人,年少时因为家境清贫没有受过高等教育,却喜欢别人称呼他施博士。在他的28个头衔中,大多与文化相关,比如美中文化交流特使、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独立电影制片人和投资人、上海春晚总导演等等。

施博士在金融圈的身份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长,据公开数据,其身家高达45亿元。

作为金融圈的大亨,施建祥近年来却常常出现在娱乐现场,频上娱乐头条。比如2015年黄圣依晕倒在奥斯卡门外,错失与好莱坞影帝一起走红毯的机会这条娱乐热点,施建祥才是关键人物他就是带着黄圣依飞赴奥斯卡红毯的幕后老板。

施告诉媒体,他是带着《大轰炸》主创团队应邀出席奥斯卡颁奖礼,但因女主角黄圣依晕倒,整个团队都不走红毯了,因为我们是一个集体,都来自中国。

这部《大轰炸》也令娱乐圈沸腾其云集了刘烨、宋承宪、布鲁斯威利斯、阿德里安布劳迪、谢霆锋、范冰冰、刘晓庆、陈道明、冯远征等国内外大牌明星。据媒体爆料,这部电影能有此阵容,就是因为开的价码高,给了好几倍的片酬。财大气粗得友都表示服气:堪比《建国大业》。

2016年,施建祥又自称收到了奥斯卡总导演的邀请,如愿走上奥斯卡红毯。在奥斯卡颁奖礼前一天,他还和崔永元一起在比弗利山庄举办了奥斯卡与中国,奥斯卡与公益的快鹿之夜电影公益晚会,邀请了很多好莱坞电影人参加,中外电影人共谋未来。

在他投资电影的宣传海报上,也能频繁见识到这位大亨的风采:《巴拉拉小魔仙》的首映礼上,制作方奥飞动漫的Logo只出现在背板的角落,但施建祥的巨型人像则出现在首映礼门口的大广告位上;在宣传后来风波不断的《叶问3》时,施的照片突兀地出现在电影海报上,比主演还醒目,业内人士吐槽:这是首创了制片人形象出现在电影海报上的新模式。

这样全情投入而又奔放的推广方式,很难说施建祥是为了自己的文化征程,还是为了快鹿的电影金融事业。在《叶问3》之前,金融大亨施建祥在娱乐圈的角色也仅是一个略显浮夸的影视投资人,为大家提供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施建祥有他的电影金融梦,征服娱乐圈只是一块跳板。

金融帝国高楼起

中国电影票房达到10亿元的时候,我在发展自己的企业;当票房达到100亿元的时候,

电影金融是谁演砸这场戏

我在观察;当票房达到300亿元的时候,我要出手了。施建祥的豪气是有底子的。

施是实业出身。1999年,他靠着做西方石油公司华东地区总代理积攒的桶金,收购上海4家宣布破产的国有企业,并将一个100%的老牌国有线缆企业改制为100%的民营企业上海快鹿电线电缆有限公司。

在施建祥手里,这家电缆公司成为上海诸多政府项目及国有大型企业的供应商,到2005年资产增值45倍,销售额已经超过前45年的总和。

2001年,施建祥开始尝试多元化发展。快鹿涉及的领域拓展到开展国际贸易,投资兴建科技园、产业港和房地产。2009年,45岁的他又有了新的梦想用钱赚钱。他曾对外表示,商海浮沉30多年,涉足金融,我才真正认识自己、了解自己,金融之梦现在是我追求的梦想。

比起做实业辛辛苦苦一年利润可能只有5%,还不够在北上广深买套房,用钱赚钱实在是一条美好的出路。特别是互联金融的兴起,让普通人变身投资人,活跃了融资市场,P2P等融资平台可以从中获得收益,引得企业家们纷纷追捧。施建祥也不落人后,与时俱进。

让黄晓明背锅的东虹桥就是在这时成立的,其兄弟公司还包括东虹桥小额贷款、东虹桥融资担保、东虹桥金融控股、东虹桥资产管理等,均为快鹿集团的子公司或由其发起成立。2014年P2P在国内兴起时,施建祥又迅速成立了十多家P2P公司,包括当天财富与金鹿财行金融帝国初具规模。

涉足金融的效果立竿见影。尤其是2014年,快鹿投资的营收较上一年实现了18倍的增长。2015年前8个月,快鹿投资的营业总收入达510亿元,比2014年全年的营收翻了几番。而施建祥从2012年开始,连续4年入选百富榜。

施与电影的交集发生在2011年。影视圈从来很欢迎资本,何况施建祥底子足,一来就参与投资了香港电影活化石黄百鸣监制的影片《八星报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从2011年到2015年,施建祥共投资了8部影视剧,虽然票房、收视率并不突出,但几乎囊括了国内所有一线明星,也与国内知名的影视公司有了交集。

小试牛刀之后,由甄子丹和拳王泰森出演的动作大片《叶问3》成为施建祥押宝的重头戏,他希望能通过这部电影试水新模式。

2015年年初,快鹿集团推出互联+电影+金融模式,施建祥称今后快鹿只做两张票:股票(资本市场)+电影票(互联+电影+金融)。

有了这两大法宝,快鹿集团倾巢出动:其旗下影视公司、发行公司以及相关联的金融公司几乎都在《叶问3》的电影金融项目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首先,通过P2P平台融资用于拍电影,这些平台基本都与快鹿关联。此外,还通过其旗下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易联天下在京东、苏宁的众筹平台上发起众筹。

为其担保的是上海中海投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诺提供10亿元保底。而这家中海投集团的股东中因有施建祥的妻子沈燕,也被外界认为是快鹿旗下产业。

然后,收购票房收益权。参与收购的两家公司均为快鹿旗下上市公司,其中神开股份通过认购有限合伙人份额,设立基金的方式,占据了《叶问3》票房8%的收益,另外还将10亿元和20亿元设为票房梯度,年化收益率高达18%。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神开股份涨停。

另一家十方控股则用1.1亿元向上海合禾影视收购《叶问3》中国票房净收入55%的收益权。上海合禾影视同样是快鹿旗下公司。

两个环节相互协作,快鹿既能从关联P2P中借钱用于电影投资,也能借由票房收益的预期拉升股价,从而弥补P2P融资的高成本。简单来说,就是左手倒右手的资本腾挪,这意味着,巨大的金融帝国只押于一线票房。

4亿元才叫大轰炸

其实这种票房换股价的玩法,并非施建祥首创,早前的《港囧》也是类似玩法。

21控股以1.5亿元价格从真乐道手中购买了《港囧》47.5%的票房收益权。真乐道是《港囧》出品方之一,同时也是徐峥名下的公司;而徐峥也是21控股的股东之一。

这样的操作,实际是通过部分资本腾挪,让徐峥在《港囧》上映前就卖完了至少1.5亿元的票房,并且因票房热卖推动股价上涨,又大赚一笔。

但施建祥比徐峥走得更远,《叶问3》的各个环节:制作方、投资方、担保方、认购收益方都被快鹿包揽。这样的玩法赌票房的成分更重:如果票房超出预期,几乎就是空手套白狼;但如果票房不达标,就是连环扣式的崩盘。

既有《港囧》在前,后来又有一部口碑平平的电影被注水成20多亿元票房,施建祥信心十足,雄心更盛。为了抬高投资者的预期,他将《叶问3》的票房目标定为30亿元其实按快鹿的模式,《叶问3》只要达到10亿元票房便稳赚不赔了。

为完成目标,施建祥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幽灵票房已是基本手段,快鹿还以套餐的方式抬高电影票价,使其高达203元。有发行人员表示,我现在会怀疑自己是在做电影,还是在帮一群放高利贷的人洗钱。

快鹿还于黄金时段,在电影院楼下摆摊赠票,正大光明地行使行业潜规则,让影院经理也目瞪口呆。再配合施建祥一贯的傍奥斯卡、拉明星站队来占领娱乐圈头条的浮夸式宣传,他相信自己能创造奇迹。

《叶问3》一旦实现30亿元票房,快鹿将创造中国110年电影史的奇迹,让集团在整个中国电影界建立行业地位。这时候,奇迹、地位已经变成了一种永无止境的欲望,而非成就事业的梦想。

施建祥越玩越大,在外人看来,几近于赌红了眼。《叶问3》还没成功,他又迫不及待地开了新赌局,就是震惊娱乐圈的电影《大轰炸》。当时制片部门核算的投资金额是8?000万元,但施建祥反对:8?000万元不够,只能叫轰炸。如果说是大轰炸起码得4亿元投资,所以投资上不封顶!

获得《大轰炸》的投资权之后,施建祥通过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分发理财产品分担风险。

赌局揭晓的2016年3月6日,《叶问3》上映,16小时票房过亿,号称打破了单日票房华语功夫片首日票房华语功夫片等纪录。

但紧接着络上就出现了对《叶问3》票房造假的质疑,引起了广电总局电影局的注意,经查虚假票房为3?200万元,自购票房为5?600万元。终,这部被施建祥寄予厚望的电影以8亿元票房草草收场。

很快,票房风波演变成快鹿融资平台的兑付风波,其旗下理财平台金鹿财行遭遇数百名投资者围堵,资金缺口在3亿元左右。紧接着,当天财富等5家P2P平台纷纷遭遇兑付风险。《叶问3》风波还波及《大轰炸》,使得快鹿整体应兑付款超过100亿元,而该公司总资产只有87亿元。

危机自然也从金融圈烧到了娱乐圈,黄晓明仅是不幸躺枪。

4月,施建祥以身体原因辞去了快鹿集团一切职务,但承诺将用个人数亿元的资产和部分现金帮助快鹿度过危机。同月12日,快鹿举行发布会,称将先行推出50亿元兑付计划缓解危机。态度虽然积极,风波也终将过去,但施建祥逐鹿电影金融的大亨梦恐怕要止步于此了。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