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新疆将建成中国油气生产基地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法律

新疆将建成中国油气生产基地新疆无论在能源储备还是能源战略地位上,对中国的未来都具有重要的作用。所以,对新疆油气田的开发也引起了一定的

新疆将建成中国油气生产基地

新疆无论在能源储备还是能源战略地位上,对中国的未来都具有重要的作用。所以,对新疆油气田的开发也引起了一定的争议,一些人认为,这里应该作为战略储备基地,而不是在当前就被迅速开发。另外,关于新疆的能源开发是否同时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也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重要课题。

早期的克拉玛依油田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发的东北大庆油田一样,储量已接近于枯竭;沿海地区的油田,特别是海上油田的开发成本居高不下,且年产量只能应付局部的需求,远不能满足国民经济的一般需要……这就是中国油气资源的现状。

今年“两会”期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司马义·铁力瓦尔地说,新疆要成为中国的油气生产基地和陆上能源安全大通道,为确保中国能源安全做贡献。

从地质构造来看,大陆惟一具有巨型油气储量的地区可能就是新疆的准噶尔与塔里木地区。但同时,无论从勘探还是生产来看,其难度也远超过大庆油田。这也是多年来国家不曾宣布油田定型的原因。

新疆人的“大庆梦”

铁力瓦尔地的这番话可谓是老话重提。2005年中,铁力瓦尔地曾宣布,新疆计划加倍原油产量,达到每年5000万吨的水平,赶超东北的大庆,成为中国的石油生产基地。有数字显示,2004年新疆原油产量达到2200万吨(15400万桶),而中国的石油生产基地大庆同年的产量下降4%,为4640万吨(32500万桶)。

自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中央政府每年都会投入大量资金,加快新疆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

目前,中国在新疆的准噶尔、塔里木、吐鲁番三大盆地油气勘探均获重大突破,建成了60多座现代化油田,除了克拉玛依油田外,库尔勒、轮南、泽普、哈密、鄯善等一批石油工业城也相继崛起。

2004年5月中旬,中国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新疆发展与稳定的总体部署》的文件。文件中提出要“加快实施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充分发挥油、气、煤炭等资源优势,加快下游产品的开发利用”。这使得新疆人的“大庆梦”突然变得触手可及。

从历史上看,新疆并不算中国的石油新贵。新疆石油预测资源量是209.22亿吨,累计探明石油地质储量27亿吨;天然气预测资源量10.8万亿立方米,已探明储量9753亿立方米。不过,这些“黑金”并没有完全留给新疆人。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新疆原油一直外运支援国家建设。2002年,新疆原油出疆比例高达48%。”新疆自治区常务副主席王金祥曾说。但新疆出产的石油、天然气被输往内地的同时,并没有给新疆财政带来更多的收入。当年塔里木油田的会战,也主要是内地大石油公司之间的争夺,对整个南疆地区的经济发展远没有政府宣传的大。

新疆目前的想法是通过石油的下游加工——炼化和化工来留住一部分原油,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提供支持。在《关于新疆发展与稳定的总体部署》的文件传达后,中石油集团明确表示,要把独山子石化的炼油能力提高到1000万吨/年的规模,并在当地建设一个目前中国规模的100万吨规模的乙烯厂。到2020年,在这一系列项目投产后,新疆当地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达7720亿元,比2000年翻两番半。

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说,在2004年,石油天然气占新疆工业产出的60%。利用新疆的能源储备被看作是促进当地发展的手段,或许也是帮助安抚穆斯林人口的办法。中国能源信息总监韩晓平告诉《凤凰周刊》:“对能源开采当地群众也有说法,因此在开发时一定要将补偿因素考虑进去。”

石油战略储备重要的一环

根据国际能源组织的标准,石油供应中断量达到需求量的7%的时候,就属于能源安全的警戒线。有关预测数据显示,中国石油进口量2020年可能超过日本目前2.5亿吨的水平,成为世界大油品进口国。

近年来,随着对国外能源的依赖程度加深,中国石油储备制度的缺陷开始暴露,国家将有计划地将某些勘探好或开发好的油田或天然气田封存或减量开采,战略储备油田或天然气田已经提上中国政府的议事日程。在“中国21世纪石油战略”总体框架中,明确提出将新疆、陕甘宁、川渝、青海四大油气区作为中国的四大战略储备田。

以陕甘宁油田为例,目前北京地区主要使用从陕甘宁引进的天然气,条管线已经在1996年建成,第二条管线也正在筹划中。由于投资成本较高,陕甘宁的天然气到岸价格将比俄罗斯天然气高。因此,有关部门已经建议国务院,在建成中俄天然气管线后,应该减少对陕甘宁天然气的使用,更多地将陕甘宁气田作为战略储备气田。

此前在准噶尔、塔里木、吐鲁番三大盆地油气勘探均获重大突破。有关人士称,这为新疆成为新世纪中国石油战略接替区,打下了坚实基础。专家称,准噶尔盆地开采100年都不会枯竭。

但正因为战略储备油田的定位,新疆油气如何开采也有争议。韩晓平说:“既然是战略后备资源,就没有必要优先进行大规模开采。适度开采才适合中国的利益。从这个角度说,西部的开发,就是不开发。”

不过,根据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集团公司的初步规划,2010年新疆原油产量要达到3500万吨,当年从哈萨克斯坦进口原油1000万吨,使新疆原油供应量占全国总量的1/5强。同时,中石油正在拟修建第二条自中国新疆至东部地区的西气东输天然气管道。中石油现在运营的新疆至上海的西气东输管道于2004年底建成,管道全长近4000公里,总投资逾400亿元人民币。

新疆的石油地缘战略与安全

2003年9月,乌鲁木齐曾召开一个“新疆稳定与发展”的研讨会。在会上,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大伟研究员和乔德武博士次提出了以“地缘政治角度解决新疆的经济发展”的概念。“在与油气资源相关的地缘政治版图中,与中国新疆相邻的中亚五国位于心脏地带,谁控制了中亚地区的石油,谁就能在全球石油战略格局中争得主动。”

印度国防研究所一名能源战略专家曾设想了三条从俄罗斯途经中国到印度的油气管道,其中两条从西西伯利亚开始,另一条从东西伯利亚开始,但无论是那一条,都需要以新疆的乌鲁木齐和喀什作为枢纽,然后才能到达印度。新疆的能源战略地位可见一斑。

新疆地区还与中亚的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石油国家直接接壤,与里海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石油高储备国也相距不远。与美国和日本的海上输油线路相比,中国西部这几条陆路油线不仅对中国石油进口,而且对与中国接壤的中亚南亚诸国石油出口或转运来说,要安全得多。

即使从军事角度来说,这些线路都地处中国境内纵深地带,远离海岸线,有利于发挥中国陆战的优势。不过,多年来“疆独”的分裂活动也使新疆的石油开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与新疆接壤的吉尔吉斯斯坦更是“疆独”势力的大本营。不可否认,“疆独”势力利用当地的地理气候条件与民族问题,可以进行比内地便利得多的分裂活动。

准噶尔与塔里木地区油田因为开发与交通方面的困难,使它们没有形成人们期望的规模。但是如果分裂活动得不到抑制,中国石油开发的心脏部位将始终置于恐怖活动的中心地带,那么它终将失去战略储备油田的意义。

中国能源走在十字路口

使用石油和液化天然气所需的基础设施投资费用惊人,令中国政府吃不消。跨国油气管道建设需同外国政府进行协调;运输液化天然气,需建造大型的专用船队,并升级铁路络;建设大量的石油和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使政府财政难负重荷。

一边是能源需求不断增长,一边是国内油气产量呈下降趋势,可以说,中国正身处“能源十字路口”。有迹象表明,中国已开始实施能源安全的新策略。今年1月和2月,中国同印度和欧盟在能源合作领域进行了对话,并达成一系列协议,包括中印能源合作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印在海外石油资产上进行恶性竞争的局面。此外,中国和巴基斯坦及中亚国家在能源问题上也达成了协议,近中国还提议在上海合作组织内讨论能源问题,希望通过国际协作及市场机制解决石油供应难题。

目前,中国超过60%的原油来自中东,而该地区长期政局不稳定。中国不愿因能源而受制于他国,发展替代能源自然成为未来战略的重中之重。当前,中国有9个核电机组在运行中,另有两个在建,总价为32亿美元。据负责中国大部分核能项目的中核集团介绍,中国在2020年前将投入480亿美元,建造30座核反应堆。“对中国来讲,发展核能是必然的。沿海地区能源缺乏,除了引用核能外,更是别无它选。”中核集团科技委副主任沈文权说。

米菲纸尿裤
古董鉴定评估
防水卷材厂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